绿色公益奇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98|回复: 7

冬吴相对论第204讲——如何阅读一本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4 09: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冬吴相对论第204讲——本期主题:如何阅读一本书


                        播出时间:经济之声 2011-03-13 2:30-3:00

                           主 讲 人:吴伯凡  主 持 人:梁  冬


      参与整理:秋月  yhlj  叫天子  是鱼非鱼  或跃在渊  小鱼儿  慧从卢溪





    下载:冬吴相对论-204.如何阅读一本书.mp3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两脉,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对面依然是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主编吴伯凡。伯凡,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诶,老吴呀,就是延续我们较早之前提到的一个话题,话说呢就是这个阅读,尤其是对纸字的那种深度阅读的减少呢,我们人类开始出现了一次巨大的危机。以前呢是车轮出现的时候,我们的脚力变差了,是吧?普遍大家都不会轻功,以前还有人会轻功呢,现在都不会了,是吧?现在呢随着这个互联网让到我们的注意力,和我们阅读的能力都变差了,那么其它呢我们大脑被置换出去了。

    吴伯凡:由于这种大量的心理和身理机能被外包,导致的人的空心化,有一个诗人叫爱略特,他有一首诗就叫《空心人》,我们是空空洞洞的人,我们是稻草人,我们身上充满了稻草,我们无依无靠。他最后那个诗的结尾是:当世界结束的时候,不再是“轰”的一声,而是“嘘”的一下。

    片花:什么是人类的空心化?阅读有哪四个层次?君子之学和小人之学有什么区别?为什么缺少分析性阅读的人就会缺少深入探索的能力?人脑和电脑存贮和处理信息的方式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说人脑中储存的信息是可以自我生长和重组的?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本期话题--如何阅读一本书。

    梁冬:我们上一次节目中聊到一个话题啊,就是说其实阅读呢也是有技艺的。技术的技,艺术的艺,就是说很多人到了六年级之后呢,基本上已经不再提升他的阅读能力了,那么我就想请问你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个阅读是一个什么样的能力呢?

    吴伯凡:首先阅读是有层次的,有一本书啊,大家可以有时候去看一下,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爱德勒写了一本书叫《如何阅读一本书》在这本书里呢,他提出阅读是分为四个层次的。

    梁冬:诶,哪四个层次?

    吴伯凡:第一个层次呢是基础阅读,或者叫初级阅读,就是能不能认字,能不能够把一个句子弄懂啊。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基本上是这样子一种基础阅读,或者叫初级阅读。我们很多人学外语学了半天,基本上只达到这么一个层次。

    梁冬:那已经不错了,他们还能把它连在一起,我每个字母都认识,连在一起就不是很认识了。

    吴伯凡:第二个层次呢,就稍微高一点了,叫检视阅读。检就是检查的检,视就是电视的视,就是那个巡视性的阅读,或者叫略读。就是粗略的阅读,这种方式呢也是很必要的。比如说我们读一本书的时候,不是从第一章的开头一句话读起,这种效率是非常低的其实,而且,它让你丧失这个阅读的乐趣。很多人就会把阅读当做一种苦役啦,逐渐就讨厌这个阅读。检视阅读呢,它是要你在这个书的最表面的那些信息、那些知识你初步的概略的把它看一下。

    梁冬:把前言呀、目录呀、标题呀,里面重点的段落呀看一看。

    吴伯凡:对,比如说很多人读书他不看目录的。

    梁冬:啊。

    吴伯凡:他拿了一本书以后就从第一章开头,甚至那个标题他都不太注意。

    梁冬:对。

    吴伯凡:这样读会让你抓不住头绪,而且让你产生对阅读的那种痛苦感。

    梁冬:呵,我觉得我正好相反,我只看前言、后序以及标题。这儿有个好处,这好处能够让你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一本书读完,事实上来说当今绝大部分的书籍只需要读到这个程度就够了。

    吴伯凡:荀子说了,有“君子之学,小人之学”嘛。

    梁冬:对。

    吴伯凡:小人之学啊,是入乎耳出乎口。就是听到了什么马上就说出来,听到五分钟的东西,说五十分钟,是这样的。君子之学是“入乎耳,著乎心、遍(布)乎四体、形乎动静。”就是溶化在你的动静,就是你的行为当中。这种检视性的阅读呢,它是一个阶段性的,它是一个准备,有人把它称为预读,就是预习的预,你光靠这种状态那是很要命的。

    梁冬:对,第三种呢?

    吴伯凡:第三个层次呢是分析性阅读,或者叫解剖性阅读。这就是一种深度的阅读了,这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这个阅读。尤其是能够提高你个人能力的那种阅读所必不可少的一个阶段。到第四个阶段呢,叫主题性阅读,就一个问题把很多书放在一起来进行深入地比较,看这本书是怎么说的,那本书是怎么说的,最后得出一个综合性的结论,所以有人把它说成叫比较性阅读。那种呢一般是专家式的,我过去在社科院就做这样的,研究过“石头这个形象在中国文学当中的演变”啊,孙悟空那石头,是吧?他不是从石头里头蹦出来了吗?红楼梦里头也是石头,研究各种各样的关于这个石头在中国文学当中的这种演变呀,那种比较……那种呢是专家要做的事情。偶尔我们个人,就是不是专家学者的人,有时偶尔也会关心这种,但是它是很少的。

    梁冬:比如有些女青年,如果有幸的话,把这些年他老公或者男朋友写给她的情书,做一个跨年度比较,是吧?

    吴伯凡:嗯,嗯。

    梁冬:你会发现说这个男人这种浅薄是与日巨增,以前能写十页,现在就一个短信,是吧?可以看得出来人的变化,这也是一种,是吧?比较性的综合性的阅读。

    吴伯凡:这个四个层次呀,它有一个特点,就是层层递进。主动性要求越来越强。它的专注性要求越来越强,你的忍耐力要求越来越强。而且呢,后一个层次它是包含着前一个层次的。不是说我进入到分析性阅读的时候,不要基础性阅读,不要检视性阅读了,我们现在用这样一个框架来看我们的阅读的话,就明白了为什么我们说好多人的阅读水平是停留在六年级的水平的,他基本上只是在基础阅读加一点点泛读、预读啊,读者文摘式的阅读。但是呢这种状态呢那你就是半瓶醋都算不上了,因为那你只是在做准备嘛。如果你长期停留在这样一个状态的话,你不做那种分析性阅读的话,你大脑当中缺少的不仅是知识,缺少的是一种深入、钻研、探索把握问题的这种能力。

    梁冬:对。

    吴伯凡:有人问我说读书需要什么方法?我说其实方法有时候它不太重要。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关健是你的大脑这个器官,它的机能是什么样的?比如说拿一个手机照相和拿一个单反照相,可能方法都是一样的,但最终呢怎么弄你手机照出来的跟单反照出来的是不一样的。是因为这两个相机是不太一样的,是吧?

    梁冬:所以呢?

    吴伯凡:所以你就方法不太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要让你的这个大脑,这个阅读者内在的这种机能要强化,你才可能有高品质的阅读。如果你整天接收的是一种碎片性的信息、垃圾化的信息,那时间长了,你的大脑……

    梁冬:你就变成了一个碎片。

    吴伯凡:碎片化的大脑和垃圾化的大脑,这是比较可怕的。所以呢我们说它是一种必要的自虐,或者说是一种必要的修炼,它都是在第三个、第四个阶段才能够实现这样一种状态,而我们常常是远离这样一种状态。

    梁冬:有点意思。那,刚才你在讲了这个地方,我就想起了另外一个事情哈。我发现呢其实小的时候,背一些东西,特别的重要,它可能跟一个电脑……就是你说一下子装个一百部电影进去它不太一样。

    吴伯凡:不知道谁把计算机翻译成电脑,它实际上,这个翻译里头它有个误会。就是说电脑、人脑它都是脑,在实际上人脑跟电脑存储信息和处理信息的方式是很不一样的。电脑是你把一个信息存储在那的时候,信息不会产生什么变化。

    梁冬:就是你来或不来,它都在那里。你爱不爱它,它都存在,是吧?它还很有佛性,哈哈哈……

    吴伯凡:这个大脑呢,它是一个信息储存进去以后,它内在有一个有机的、一种生长性的一种机制。有时候我们记了很多东西,它不是只是一个硬盘而已,只是把一个《三字经》、《百家姓》……把它放在某一个存储区,是吧?它实际上就象种子一样洒在那个地方,以一种你意识不到的方式在悄悄的生长。啊,从而呢,在改变你的智力结构。所以你说一个人他记了好多东西,他并不是一个单纯的……

    梁冬:刻录在那里。

    吴伯凡:刻录。

    梁冬:你不是一个刻录机。

    吴伯凡:包括你在做梦的时候,包括你平常的意识不到的那种潜意识的那种活动当中,它自己在产生一种变化。所以呢,有些时候你读了一个什么样的书,你接收了一个什么样的信息,可能你也忘了,你很少会想起它,但是突然有一天,在某种场景下它会……

    梁冬:蹦出来。

    吴伯凡:悄然而至。来支撑你的当下的某一个意识,灵感有时候就是这么来的。

    梁冬:对。

    吴伯凡:所谓灵感就是瞬间信息,大量的、你意识不到的,实际上意识不意识到它,它就在那儿。在适当的时候,好多信息它就在重组,在某一个场景下,一下子以一种让你惊奇的方式产生的一种东西。就像你无意当中把一个种子撒在地里头,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你发现,哦,这个地方已经长成一个参天大树了,是吧?

    梁冬:所以呢,我越来越觉得呢其实现在的很多人,有个全面化的这个记忆衰退的过程。有些时候,我会认为呢这是因为我们肾精不足啊、身体不好啊等等,后来我发现不完全是。很可能跟我们现在很多的这种唾手可得的外接的这种记忆方式的这种普及有关。我们平常锻炼得少了。

    吴伯凡:过去的心理学、哲学啊,它有一个误会。就是说身和心啊,这两个它是分开的。身体的那种机能呢就像一个固定的一个书架,或者说一个储藏室,你把一些东西放在那里头,其实不是这样的。你每一次运行思想的过程,你放进去什么样的东西,它实际上它在改变这个地方。这有点像牛顿力学和现代物理学的关系。过去牛顿物理学他认为:时间和空间只是一个框架而已嘛。你这个物体在里头的它的运动形态,它的存在方式,它是独立的。而现代物理学认为,你这个物体的运动方式是影响这个空间和时间结构的。这是爱因斯坦告诉我们的,是吧?

    梁冬:对对。以前我们觉得是我们身体里面都是一堆钢球,是吧?现在发现呢原来不是钢球,它是种子。所以呢你施以阳光雨露,你经过时间的累积之后呢,知识和知识在你大脑里边会做爱,它会长出新的小知识。

    吴伯凡:对。

    梁冬:在你不意识的情况下。

    吴伯凡:对。

    梁冬:而钢球和钢球是不会的。

    吴伯凡:对。它自己自我生长的这种力量啊是非常强的。胡适啊小时候……

    梁冬:胡适到底讲过什么呢?稍事休息,马上继续回来《冬吴相对论》。

    片花:为什么说阅读是一个广结善缘的过程?什么是人脑的沙漠化?为什么我们在给大脑植入信息的时候,要遵循多样性原则?为什么说阅读是我们捍卫人之为人的基本能力的重要手段?阅读为什么不是一种实用性行为,而是一种修炼?什么是认字的文盲?什么是人类的核心能力和核心义务?欢迎继续收听《冬吴相对论》。本期话题--如何阅读一本书。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继续回来到《冬吴相对论》。对面依然是吴伯凡。刚才呢伯凡讲到一个话题,说胡适曾经怎么样,胡适怎么样呢?

    吴伯凡:呵呵。其实这个故事呢跟我们讨论的话题并不是关联性很强,但是我觉得很有趣。小的时候,胡适从美国留学回来,回到老家的时候,他妈妈告诉他说:快去看满园都是你种的竹子了。他说我没有种过竹子啊。他到了后园一看,满园都是竹子。他这时候才想起来,小的时候,有一次一个亲戚给了他一根竹子,说:让你拿去玩儿去吧,做一个小烟斗。结果呢他不会做,他就把那个竹子就栽……

    梁冬:插在那儿了。

    吴伯凡:插在那儿了。然后后来呢,他就读书,后来就出国留学。若干年以后回来的时候,就是满园的竹子了。阅读有时候也是一个广结善缘、广种福田的一个过程。这是跟在电脑里头拷一份文件,是完全不一样的。把一个文件拷到电脑里头,它永远就是它,它不会有任何改变,唯一的改变可能就是它不存在了。

    梁冬:所以我们的大脑更像一个互联网,而且这个互联网是真的互相连着的。比如说,你在百度的百科词条里面你写了一个东西,过段时间你有一个新的人,又加了一个词条。最后呢这些词条加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全新的一个内容。你可能刚开始的时候那写的东西已经找不到了,但是呢,它最后形成的东西,却让人觉得蔚为壮观。所以呢,我觉得说,整个的物理世界啊,正在进化,正在进化得越来越接近我们的身体的大脑的这个机制。

    吴伯凡:嗯嗯,对。

    梁冬:我们以前之所以把身体或者人体与整个物质世界对立起来,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物质世界它的那种广泛的联系性之后将会产生的价值。

    吴伯凡:所以呢,这个互联网会越来越聪明,但是人脑呢由于不断地外包嘛,你用互联网作为你的体外大脑。大量的信息在你的体外循环,这个时候你被掏空了,这是一个什么现象呢?我们可以把它称为沙漠化。你知道沙漠的特点是生态的单一性,也有物种,但是它非常少。还有一种叫绿色沙漠的一个概念,是吧?有的植物有非常明显的排它性,它能够把其它的植物全部给剿灭。整个的这一片,长的都是这种植物的时候,这就叫绿色沙漠。我说的这个意思是什么?我们要在大脑里头植入信息的时候……

    梁冬:要多样化。

    吴伯凡:要生物多样性。一定不是一种单一的、每天大量的这种同质化的、碎片化的这样一些信息,而要植入一些属于不同物种的这种记忆。

    梁冬:其实所谓的佛家里面讲的“我执”啊,就是有一些人大脑里面呢他只有一种信号,他只有一种生物。

    吴伯凡:非生态性。

    梁冬:所以它只看见事物的一面。所以呢他就很不宽容,他这个人的人格就是党同伐异人格。

    吴伯凡:呃。

    梁冬:所有跟他一致的人呢,他觉得还可以接受,只要跟他不一样。他完全认为是异端。所以就偏执狂。

    吴伯凡:嗯。他大脑里头缺乏生物多样性,缺乏一种生态系统。

    梁冬:对。

    吴伯凡:反生态的。

    梁冬:对。

    吴伯凡:这样一种状态。

    梁冬:最可怕的是什么呢?这有一种很强的侵略性。它们一旦成型的时候吧,它会侵蚀其他的那种土壤。我最怕的是有些人也是这种人,你知道吗?

    吴伯凡:嗯。

    梁冬:当今中国社会总有一些这样的人,他们认为,他认为的东西是唯一的,那就是真理。所有与他不相符的全部认为是异端邪说,全部应该被消灭掉。

    吴伯凡:嗯。所以不管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我们的大脑里头,那也是一个互联网。啊,一个内联网。

    梁冬:对。

    吴伯凡:在这样一个互联网上要多样性,信息的多样性,非同质化的,就异质化的信息和知识。不仅是类别要多,而且品质要不一样,啊。分析性阅读获得的信息和知识和一般的基础性阅读和检视性阅读是很不一样的。我们所说的阅读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指的是分析性阅读。

    梁冬:嗯。

    吴伯凡:它这里头有一系列的技能,是需要跟大家分享的。

    梁冬:嗯。我觉得读书最重要的技能啊,我个人的体会,就是你是不是能够把这本书还原成你的知识体系。

    吴伯凡:嗯。

    梁冬:我们每个人其实读书在做什么呢?我个人的体会就是在编一只网。

    吴伯凡:嗯。

    梁冬:你会发现说有一些人呢,他能过目不忘,有些人呢就记不住,难道仅仅是记忆力的问题吗?不是的!是如果他自己的内在资讯很多,或者他的里面的储备东西很多的时候呢,你装进来一个新的东西的时候呢他立刻能找到和已有东西之间的连接点。

    吴伯凡:什么叫左右逢源啊?

    梁冬:对。

    吴伯凡:左右逢源其实是一种网络状态。

    梁冬:对。

    吴伯凡:你如果都是一些孤立的信息或者一些同质化的信息的时候,他不可能产生一种协同效应。

    梁冬:对。

    吴伯凡:他都碎片化嘛。

    梁冬:对。

    吴伯凡:拼图之所以能拼起来,他表面上是一些碎片,实际上它有一种内在的关联性。

    梁冬:对。

    吴伯凡:所以呢,阅读它有几个层面,就像刚才我们说的马拉松的问题。

    梁冬:嗯。

    吴伯凡:他有实用的功能。但是他有实用的功能之外,他还有一个非实用的。

    梁冬:或者叫超级实用的功能。

    吴伯凡:嗯,对。他是无目的和目的性的。

    梁冬:嗯。

    吴伯凡:它是跟我们人之为人的,就是人不同于其他的物种的,人的核心业务和人的核心能力有关的那种能力。前不久有个网友给我转发过来一个博客,那里头讲了总裁们应该如何读书。有一个人去做演讲,他问这些总裁们,你们平时最喜欢读什么书啊,台下呢就没反应。不知道是因为读的书太多了,无从说起,还是读的书太少了……

    梁冬:没什么可说的。

    吴伯凡:对,哈哈哈……多半是后一种。他说,我知道你们最爱看什么书。你们最爱看的是漂亮的女秘书。

    梁冬:哈哈哈。

    吴伯凡:看漂亮的女秘书也可以看,人放松身心也可以。

    梁冬:对。

    吴伯凡:但是你的阅读水平,你的感知水平是单一的。如果你整天都是这样的话,你是单一的,是同质化的。你没有进到那种更深度的、更高品质的阅读的时候,你缺失的不仅仅是某种知识,而是你的大脑机能有某种缺失。就像说体育运动,它是一种没有实用性的嘛。

    梁冬:嗯。

    吴伯凡:包括艺术。

    梁冬:嗯。

    吴伯凡:其实也是没有实用性的嘛。

    梁冬:嗯。

    吴伯凡:但是,它跟我们捍卫我们人之作为人的那些基本的那些能力是关系非常大的。所以呢,阅读本身是一种修行,它不是一个实用性的行为。

    梁冬:嗯。所以阅读真的有什么用,它已经不是为了获取知识而读书了。

    吴伯凡:不仅仅是获取知识。

    梁冬:对。

    吴伯凡:就像我们做体育锻炼一样的。你如果连这个东西也丧失了以后,会导致我们不可预知的一些问题。比如说现在糖尿病,一下子呈六倍的那么翻。啊,过去说糖尿病是有遗传性的,但是增加一个百分之二十,三十,那是可以理解的吧,是吧?但是怎么会那么多、巨量地增长?实际上是跟我们的生活习惯有很大的关系嘛。当我们使用我们身体的方式方法发生重大改变的时候,身体当然它会发生重大改变。同样,当我们使用我们大脑的那个方式方法产生重大改变的时候,他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糖尿病无非是运动减少了,再就是暴饮暴食,是吧?就人类最初的那种必要的那种饥饿,匮乏,那种痛苦没有了。过去你要能够吃到东西是件很艰难的事情,现在变成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是吧?

    梁冬:现在把东西消化掉变成很艰难了。

    吴伯凡:嗯,对。所以呢我们到书店去买书的时候跟我们在体育用品商店买这个体育用品的时候,我发现人的心态很不一样。

    梁冬:怎么不一样?

    吴伯凡:你去买一个网球拍,你会很清楚你会不会打网球。你买回去以后,如果你会,你就用它;不会,你还要好好的去练,是吧?高尔夫球杆那么贵,不是说你有钱买到了就可以的。你知道紧接着下面的成本,时间成本是很高的。但是我们有时候买书的时候,不这么想。有很多人啊,买书的时候就大量的买……

    梁冬:对,因为太便宜了,你相对而言像书真的很便宜。

    吴伯凡:如果出现像地坛书这样的按斤买的话,他就觉得不愿意丧失这么一个占便宜的机会。

    梁冬:对。一斤书可能比一斤菜还便宜,要在地坛买的话。

    吴伯凡: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不会把书跟那个网球拍相比较的。你买网球拍的时候,你马上会想到我什么时候要用它。买书的时候呢,在很多时候我们是不会这么想的。

    梁冬:买书只是因为家里又买了一个新的书柜。

    吴伯凡:呵呵呵……

    梁冬:哈哈哈……

    吴伯凡:所以呢阅读的技能啊,自己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这个事情。它像从事体育运动,从事艺术活动一样是需要像学徒一样一点一点地从初级到高级的那样一个过程。在这个《如何阅读一本书》,这本书里头它有个比喻,他说这个人跟书的关系就有点像这个打棒球的时候捕手和投手直接的关系。当然了投手是想把这个球投到捕手那边去嘛,是吧?那个击球手呢,他是要把它击走,阻止这个球被那个捕手给抓住。啊,这三者之间有一个博弈的。

    梁冬:哦,是吗?

    吴伯凡:对。我们读书的时候,一本书和我们之间也有一个看不见的一个击球手。

    梁冬:是谁呢?

    吴伯凡:实际上是我们不好的读书的习惯,或者是我们读书能力的缺失。我们抓不住那个东西。作者在写书的时候,他肯定是要想办法,让自己的观念,让自己的思想更好的被别人接受。要不然他为什么要写书呢。那就不用写了嘛。但是,你读者能不能接受他那个信号,可不是像这个打开电视机打开收音机就可以的。它需要的是一种超常的主动性,我说的这种阅读他不是消遣性阅读。消遣性阅读基本上是跟打开电视机,打开收音机一样。

    梁冬:我的理解是什么呢?就是说作为一个读者,你起码要与写作的人啊,要能够心心相印。

    吴伯凡:他实际上做到心心相印是很高的那种境界啦。那是要到阅读最后,你具备了充分的技能的时候,就像投手和捕手之间那确实是有一种默契了。有很高的技能,你能接住那个球,不是你想心心相印,你就……

    梁冬:可以心心相印。

    吴伯凡:诶,那是很难的!好多人谈恋爱的时候也是这样。以为可以心心相印,那里头……

    梁冬:恋爱不是努力回来的。

    吴伯凡:诶,对。他里头有一个看不见的一个击球手,沟通往往词不达意,往往鸡同鸭讲……是有一个看不见的一棒子,一只手把那个信息给打走,就是你接不着,经常会发生这种情况。原因就是这个能力的缺失,爱的能力和阅读的能力,其实都是一样的。所以呢有一个哲学家,他说世界上有两种文盲,一种是不认字的文盲,还有一种呢是认字的文盲。

    梁冬:言下之意呢……

    吴伯凡:言下之意就是说,别以为你认了字你就可以读书的。很多时候你认了字你是不会读书的。或者是有一种情况就是根本读不下去,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读了很多书,都是没用的。我们中国有个数学家叫华罗庚很多人都听说过,他说读书呢有几个境界,第一呢是把一本厚书读薄。由于你全身心的投入到在这里头去,一个是态度,甚至有某种像仪式性的那种状态。你躺在床上读书和坐在书桌前读书这个是很不一样的,这是你的状态,同时呢要有方法,这样呢你能够把一本书消化。消和化,最后发现这一本厚书里头讲的到底是什么,最关键性的东西。第二阶段呢就是把薄书读厚,如果这本书你真的是知道它讲的什么,而且跟你的知识跟你的内心的观念契合的话。你会经常地阐述它。

    梁冬:像在心里面重新写了一本厚的。

    吴伯凡:对对,在某种程度上是在重写这本书,以你的版本来写这本书。这样就是把一本已经读薄的书又把它变厚。

    梁冬:那第三个层次呢?

    吴伯凡:第三个层次,华罗庚没讲。有人讲的是,把书读没了。嗯,就是说最后想不起那本书。就是荀子说的,就是“著乎心,布乎四体(啊),行乎动静。”到那样一种状态。那当然那样一个境界那是很难的啦。

    梁冬:对!所以呢,就是我觉得可能听我们《冬吴相对论》多的朋友啊,最后都忘了,到底《冬吴相对论》说什么。因为他们发现,每一次自己想说的东西,《冬吴》都说了,每一次《冬吴》说的东西也都是自己想说的,这就是进入化境,是吧?

    吴伯凡:嗯。好多听众说啊,听我们的节目不像以前,那样什么激动啊,那样所谓醍醐灌顶啊。当然可能我们要更加……

    梁冬:提出更高的要求。

    吴伯凡:更高的要求。的的确确是读者的品位呀,他的知识在逐渐提高。还有一个呢,当然有一点自我辩解的成分。实际上法国有个哲学家说过,一个真正的思想家他最大的幸运是让人们忘记他。就是说他讲的那些东西你只有思想史家过后来追溯这段历史的时候,才知道说这个东西是谁说的。但是普通人都忘记了,因为已经变成常识了,这是他最大的不幸,也是他最大的幸运。这就是我们在某种程度一本书或者说一个节目,你要……把它读没了,把它听没了,这是最高的一个境界。

    梁冬:所以呢,我觉得今天呢和老吴谈到这个节目呢,他给了我们一个很深的提醒,那就是作为一个人类,千万不要把你最后留下来的最重要的那个核心能力丧失掉了,这个能力是什么?就是透过自己的大脑,重新的把知识架构、重组变成是属于你的知识的那样一种能力。好啦,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冬吴相对论》。下一期同一时间再见!


帖子的最近访客

发表于 2016-1-31 00: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楼主不错












对没错倔强偏激是我最大的缺点

除湿机  http://www.dehumidifiers.com.cn小店出售各类空气处理设备,淘宝店铺搜索“方凌电器”就可以找到。
发表于 2016-5-4 21: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说得好,大家鼓掌












不爱我,就别感动我。

抽湿机  http://www.kawasima.cn小店出售各类空气处理设备,淘宝店铺搜索“方凌电器”就可以找到。
发表于 2016-11-22 07: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真的吗?太好了,谢谢您啊












我怀念的不是你,而是你给的致命曾经。

川岛电器  http://www.kawasima.cn 川岛电器授权代理,淘宝店铺搜索“方凌电器”就可以找到。
发表于 2016-11-22 20: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做个记号,下次好找!












世界上最可怕的词不是分离,而是距离。

除湿机川岛  http://www.kawasima.cn小店出售各类空气处理设备,淘宝店铺搜索“方凌电器”就可以找到。
发表于 2016-11-23 19: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经验之谈,谢谢楼主了,请继续努力












不爱我,就别感动我。

抽湿机  http://www.kawasima.cn小店出售各类空气处理设备,淘宝店铺搜索“方凌电器”就可以找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绿色奇迹论坛  

GMT+8, 2019-8-21 16:23 , Processed in 0.388141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