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公益奇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幕天席地】-纪念曾经的《奇迹MU》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5 16: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


  小镇萨满


  挥泪埋葬了所有的亲人和村民,已经是三天后了。穆沙整理了行装,带上足够的干粮和盘缠踏上了旅途。


  走到村口,穆沙回头望了望曾经的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向前走去,再也没有回头。他的目的地是:罗林西亚的边境小镇萨满。


  在这三天中,穆沙苦思冥想也没能在这一团乱麻中找出一个头绪。他又去过一次禁林,但一无所获。独角兽、黑影似乎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天使的声音也没有再出现,穆沙意识到他只剩下自己。


  那晚,穆沙来到梅里的坟前祈祷,突然那句神秘的咒语再次回到穆沙的脑海。穆沙的心中灵光一闪,对,必须找到游吟诗人,也许只有他能向穆沙解释所发生的一切。


  游吟诗人离开的那天似乎提到过萨满镇,也许他早就离开了,也许根本就没有去过那里,但穆沙没有选择,因为他已经选择了前进。


  五天五夜埋头赶路,除了必要的休息,穆沙没有停下过一秒钟,风沙和暴雨都无法挡住他的脚步。终于,在第五天的傍晚,穆沙看到了萨满镇的标志——飙风旗杆。


  旗杆上的镇旗被风雨打得飘摇不定。


  天下着很大的雨,整个萨满镇似乎过早地睡着了,完全没有平日里那种喧嚣,只有幽暗的小巷深处,偶尔能看到几盏昏黄的灯光。


  雨水把穆沙从里到外都浇透了,拖着疲惫不堪的脚步,他来到了萨满镇唯一的旅店。旅店的大门紧紧地关闭着,穆沙敲了半天门,沉重的大铁门终于“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


  “谁?”一双裹在头巾里的眼睛警惕地上下打量着穆沙。


  “我是住店的。”


  “你从哪里来?”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提防。


  “我……”穆沙突然下意识地觉得自己该隐藏些什么,“我是从北方来的。”


  “胡说。”门缝飞快地合上了,“你明明是罗林西亚本地口音。”


  “我生在罗林西亚,后来就去了北方读书,这次想回老家穆村看看,经过这里歇歇脚。要是你不做生意,我可走了。”这使穆沙有生以来第一次撒谎,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说得这么溜,脸不红心不跳。


  门突然打开,里面伸出一双手猛地把穆沙拽了进去,随后,门又死死地合上了。


  这是一个木头搭建的两层楼的建筑,一楼是饭厅兼酒吧,二楼就是客房了。粗大的原木房梁和柱子使整个旅店显得朴实粗旷。有几个旅客三三两两地围着桌子,喝酒的喝酒,打牌的打牌。他们打量了穆沙一眼,又继续着自己的事。好几天来,这是穆沙第一次感受到人的气息,他感到自己是从地狱回到了人间,那种温暖和安全简直让他要叫出声来。


  “我叫阿莎,是这里的老板娘,”门内的人解下了头巾,她40来岁,风韵犹存,眼神里透着一股子精明,她看着穆沙浑身湿淋淋的狼狈样子,谨慎地问“你叫什么?”


  “穆沙。”穆沙坦荡荡的回答。


  “穆沙?倒是个典型的穆村名字。”阿莎更放心了些,“你要去穆村?”


  “是的,很久没回家了,去看看家人和朋友们,不知道他们过得还好吗?”穆沙的语气中有掩饰不住的伤感,然而这种伤感却被阿莎理解成了思乡之情。


  “我说小伙子,最近去穆村可不是个好主意。”阿莎叹了一口气,凑近穆沙,压低了声音“早上刚有人从穆村回来,那里——”


  “怎么了?”穆沙意识到那场悲剧的消息已经传出来了,这里的谨慎气氛也许正是因为此。


  “我也不太清楚。”阿莎看了穆沙一眼,忽然又改变主意闭上了嘴,“听说,那儿挺乱的。”


  在房钱上,阿莎可没手软,她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个英俊小伙子压根没有社会经验,她狠狠地从穆沙手里敲走了双倍的价钱。


  当穆沙背着滴着水的小背囊,走上楼梯时,阿莎忍不住说了一句:bookbao.com 最好的txt下载网


  “你要小心点。”


  “谢谢。”穆沙的心被抽动了,这句普普通通的关心对他而言意义重大。他多么想扑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把心中所有的疑问、恐惧和悲伤统统倾诉出来,痛痛快快地哭一场。然而,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微微地牵了一下嘴角。短短的几天,穆沙整个的变了一个人,除了成长,他没有别的选择。


  “我在来的路上听说游吟诗人来萨满了,我还是小时候听过他讲故事呢,真是带劲。”穆沙装作漫不经心地说。


  “别提了,这老不死的都已经十来天没付房钱了,每天赖在这里喝酒,说要等什么人。”阿莎愤愤不平,“还说故事呢,大家都说穆村发生这么可怕的事都是给他的故事咒出来的。”阿莎猛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刹车,装模做样地扯开话题。


  穆沙的心里一阵狂喜。游吟诗人竟然就在这家旅店里,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楼主| 发表于 2014-6-25 16: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


  游吟诗人


  穆沙不动声色地回房换了套干爽的衣服,极其难熬地挨到晚饭时间。穆沙走下楼,第一眼便看到饭厅的角落里那把乱蓬蓬的白胡子。


  “你好……游吟诗人……”穆沙看似随意地坐在了对面。他看着游吟诗人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我叫霍尔金夫,游吟诗人也是有名字的。”白眉毛挑了一下,白胡子翘了一下,说出一句让穆沙差点噎住的话。


  穆沙在心里把要说的话滚了一遍又一遍,但连从哪里开始都找不到个头绪。


  “你很磨蹭,我等你很久了,我的小战神。”


  霍尔金夫有些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但这句话就像一壶开水倒进了穆沙的心里,过了很久,也没能平静下来。


  “你在等我?这么说你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真的是战神?究竟是为什么?你能不能帮我报仇?”穆沙恨不得把肚子里所有的话都一股脑倒出来。


  霍尔金夫斜着眼睛瞟了瞟眼前的这个年轻人。长得还算英气,不过头发乱蓬蓬的,衣服也不够合身,两只眼睛布满了血丝,一看就是很疲惫的样子。他的脸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胸膛剧烈地起伏着,霍尔金夫几乎能看见里面那颗不安地跳动着的的心脏。


  一个冲动的毛头小子。霍尔金夫一眼就能把穆沙看透。要想指望这么个小子承担大事业还真让人放心不下。


  “跟我走吧。”霍尔金夫说完这句话便低头自顾自地走上了楼梯。


  穆沙刚想紧跟上去,却一眼瞥到阿莎正奇怪地朝这里看,他定了定神,装模作样地喝完了酒,趁着没人注意,这才小心地走上了楼梯。


  整个二楼都是客房,门外是长长的通道,通道边挨个摆着硕大的酒桶。在通道的尽头有一扇关闭着的小门。


  穆沙轻轻地推开门,那是一个非常宽敞的大露台。雨刚停,乌黑的天空上闪烁着一颗极亮极亮的北极星。远处能看到飙风旗杆,镇旗安静地低垂着。霍尔金夫一身白袍,风微微吹动他的白头发白眉毛白胡子,就像是从书上走下来的。


  “罗琳西亚草原的惨剧只是一个开始……”


  “开始?”


  “别打岔,小孩。”


  “小孩?我可不是什么小孩。你刚才不是说我是战神吗?”穆沙从霍尔金夫轻蔑的眼神和口气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不屑一顾。


  “哈哈哈哈。命运把战神的使命落在了你的身上,但并不但表你就能承担起战神的荣誉,也许他什么也不能带给你,除了过早到来的死亡——”霍尔金夫走进穆沙,犀利地看着穆沙的眼睛。


  穆沙觉得自己被他看得无处藏身。


  “好了,骄傲的小战神,还是让我来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在遥远的古代,野心勃勃的安东尼尔斯大帝曾经打开了封印之石,导致暗黑世界的魔王复活。魔王统治世界长达几百年,直到创世纪之战,魔王被打败,封印之石也碎成8块,散落在大地的各个角落。”


  “这个故事我知道,很小的时候爸爸就给我讲过。”


  “但你不知道,这不是故事,也不是传说,而是一段真实的往事。”霍尔金夫的嘴角轻轻牵动,露出一个像笑又像哭的表情。


  “这是真的?”穆沙的记忆突然飘回到了童年。


  月亮挂在乌黑的天空中,在罗林西亚草原上的木屋里,爸爸正为不肯乖乖睡觉的小穆沙讲故事。


  “爸爸,这是真的吗?”


  “傻孩子,这只是个故事。”


  ……


  传说中复活的魔王,禁林中可怕的黑影,暗黑的统治,血腥的屠杀……但愿这只是个故事。


  穆沙抬头看着霍尔金夫,声音虽然微微有些发抖,但仍很清楚地吐出四个字:“幕天席地。这和幕天席地有什么关系?”


  “幕天席地便是古老的封印之地!魔王复活后,他把封印之地变成了暗黑统治的核心之都,那就是可怕的幕天席地。在创世纪战役中,幕天席地被摧毁了。但是从现在的迹象看来,它并没有被彻底摧毁,而只是随着封印之石和魔王一起消失了。魔王把它的能量和魔力,包括他自己的魂魄都储存在那里,一旦幕天席地复苏,世界将重新落入暗无天日的暗黑统治之中。”


  霍尔金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色凝重。穆沙可以想象如果这一切变成事实,将比他所描绘得可怕一百倍,一千倍!


  “难道魔王复活了?”想起那个铺天盖地的黑影,穆沙的胃里一阵抽搐。


  “不。魔王的魂魄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但他还没有复活,只有当幕天席地真正复苏的时候,借助封印之石的力量,魔王才可能真正复活。”


  “那穆村发生的事是怎么回事?魔王杀死了我的父母,梅里,还有村里所有的人。这是为什么?”穆沙再也忍不住了,心里的话象瀑布似的倾泻了出去。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


  “这不重要?你竟然觉得这不重要?!”穆沙死死地盯着霍尔金夫,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孩,我知道你很伤心,但如果你真的成了战神,你就没有空闲理会这些不值一提的儿女情长了。战神的使命是去拯救世界,拯救世界,你懂吗?”


  眼前白衣飘飘,仙风道骨的游吟诗人,在穆沙眼里突然比魔鬼还要可恶。


  霍尔金夫看着眼前的“战神”:皱着眉头,捏着拳头,咬着下嘴唇,浑身微微颤抖。


  “但愿是命运之神搞错了,”霍尔金夫一个劲地摇着头,“就像你这样……好了好了,算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


  穆沙突然怀念起那个天使般的声音,只有她能体会穆沙的悲伤,只有她能理解穆沙的痛苦。看着霍尔金夫,穆沙觉得自己是来错了,他再也不想听什么大道理。


  “你不用再说了,我只是个普通人,只有普通人的情感,我做不了伟大的战神,也没本事拯救世界。所以我想命运之神的确是搞错了,而你也等错人了。”


  穆沙猛地一个转身,想要远离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回来,小孩——”霍尔金夫伸手想拉他,很不巧的却碰到了穆沙胸口挂着的护身符。


  穆沙触电似地护住护身符,两眼带着敌意看着霍尔金夫,要知道这可是他最珍贵的东西。


  霍尔金夫缩回了手,皱着眉头看着护身符,又看看穆沙,露出一种奇怪的神情。


  穆沙没有理会这个傲慢的糟老头子,大踏步地坚决地离开了。


  霍尔金夫没有再挽留,呆在原地静静地看着穆沙远去的背影,一付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我做不到。”穆沙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发抖,他觉得自己挣一步一步走进一场恶梦中,越来越无法回头。


  “我会帮助你的,战神!”这个温柔的声音中带着一点刚毅,“你会遭遇危险甚至死亡,但这不是为了你自己,而是为了那些你爱的人,爱你的人,那些善良无辜的人们,正义和爱终究会打败邪恶。你要记住,你是战神,战无不胜的战神!”


  穆沙在心里重复着舒玛的话。我是战神,战神!自信心一点一滴地在他的胸膛积聚。


  “我该怎么做?幕天席地不是消失了吗?”


  “不,它就在……”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尖厉的惨叫声。


  “啊——!”


  穆沙下了一跳,下意识地松开了手中的护身符。


  舒玛的声音顿时消失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6-25 17: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蜘蛛,满屋子的蜘蛛


  “舒玛,舒玛?你在哪儿?我听不见你,你在哪儿?”


  然而,四周漆黑一片,鸦雀无声。


  床下又传来讨厌的老鼠的动静。


  “啊——”外面又传来一声惨叫,听声音像是老板娘阿莎。


  究竟发生了什么?穆沙摸索着找到火柴,点起油灯,翻身下床。然而,就在这一霎那,眼前的景象让穆沙也差点惊叫出声。


  蜘蛛。满屋子的蜘蛛。床下的“淅索”声根本不是老鼠在捣乱,而是成百上千只毛茸茸的黑蜘蛛。


  穆沙强忍心里的恶心,把火柴放进裤兜,拿起油灯,眼睛一闭,踩在这些蜘蛛的身上跑向房门。他能感觉到有些蜘蛛被他踩扁了,而更多的则是挥舞着八条长腿向他围拢过来。穆沙管不了那么多,他飞快地打开房门,但门外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铺天盖地的蜘蛛把整个旅店从里到外都裹了一层,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缝隙都被这八条腿的丑陋生物占据了,一眼看去两层楼面像是重新刷了一遍黑漆。然而,最可怕的不是蜘蛛,而是龙,一条长着翅膀的真正的龙。


  这条龙的个头并不算太大,似乎还只是头幼龙,就像是一只大狗的个头。它披着厚厚的红色鳞片,背上长着两只蝙蝠似的翅膀,有着像钢针一样尖利的爪子。然而,无论它的样子多么可怕,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它是活生生的龙,而除了在画片上,有谁见过龙呢?


  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完全的变了。


  旅馆大厅里的情况一片混乱。有人尖叫着踩着密密麻麻的蜘蛛,有人压根就被吓呆了,傻站着不知所措。而那条龙显然是蜘蛛的头领,它盯住了一个人,张开翅膀把她堵在一个角落里。穆沙看到了一缕金色的头发,那是老板娘阿莎。


  阿莎的手里举着一个平底锅,似乎妄想把它作为武器。但面对近在咫尺的幼龙,她显然吓坏了,手不停地颤抖,连喊都喊不出声了。幼龙眨了一下眼睛,张开了嘴,露出锋利的獠牙。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穆沙高声地喊了一声,抡起手里的油灯向幼龙的方向掷过去。油灯准确地落在了幼龙的脑门上。幼龙对这突如其来的抵抗恼怒极了,它回过头,狠狠地用那双凸出的绿色眼睛盯着穆沙。油灯落在地上,燃起了一小片火焰,蜘蛛们纷纷向后退去。


  穆沙的心怦怦直跳,手神经质地拽着裤兜,几乎都要把里面的火柴给碾碎了。他强迫自己镇静,慢慢地向房门口靠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幼龙突然展开双翅,飞向二楼,向一颗炮弹似的飞速扑向穆沙。穆沙却像木头一样一动不动。直到幼龙的头上的尖角就要擦着穆沙的鼻子了,穆沙突然往旁边一闪,幼龙刹不住车,一下子撞开穆沙身后的房门,整个跌进了房间。穆沙飞快地锁住房门,一边跑一边喊:“快!大家快上露台!”


  大伙惊魂未定,穆沙刚才的举动让每个人都精神一振。听到穆沙的话谁也没有怀疑,一个个飞快地向二楼的尽头跑去。


  蜘蛛行动起来,一个黑色八脚大军向穆沙的方向开动了。幼龙大力地拍打着房门,发出狂躁的吼声。


  阿莎拿着平底锅,一边跑一边乒乒乓乓地打蜘蛛。跑到穆沙身边,却忍不住问了一句:“去露台?为什么?”


  “快去!没时间解释!”穆沙正把酒桶的盖子一个个打开,几乎是用命令的口气向阿莎吼了一句,“快去!”


  阿莎一怔,这个毛头小伙子身上似乎有种不一般的气魄,她点了点头:“我来帮你!”说完她扔掉平底锅,也不问为什么,帮着穆沙打开酒桶的盖子。


  素不相识的老板娘的信任,使穆沙的脑子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舒玛的话,“为了你爱的人,为了爱你的人!”穆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幼龙拼命撞击着房门,房门被撞出了一个洞,幼龙的爪子已经探了出来,眼看就要把门推倒。


  穆沙用力推倒了身边的一个酒桶,排列整齐的酒桶向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倒地,美酒流淌了一地,一股刺鼻的酒味弥漫在空气中。


  “走!”


  穆沙掏出裤兜里的火柴,拉起阿莎迈开步子向露台的方向跑去。身后,幼龙已经打碎了房门,伴着一声可怕的嘶吼,幼龙向两人猛冲过来。


  露台的小门就在眼前了,穆沙用尽力气把阿莎推了进去,自己手脚并用几乎是爬进了露台。就在踏上露台的一霎那,他飞快地划了火柴,往身后抛过。


  火柴落在地上,酒精顷刻间燃烧起来,一条火舌向幼龙的方向直窜过去,一转眼幼龙便被大火包围了。幼龙发出凄烈的叫声,成了一团火球。它挣扎着向露台扑过来,身上的火苗使它看上去更可怕了三分。它的嘴里喷出一股黏糊糊的液体,沾在穆沙的身上,穆沙管不了这么多,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脚,飞腿扫中了幼龙的头。幼龙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叫声,倒在地上,终于,地面上的烈火把它吞噬了。


  蜘蛛们的下场更悲惨,这些天生怕火的生物,完全乱了方寸。有的昏头昏脑钻进了火焰,被烧成了灰烬;有的往天花板逃窜,却被热气烤晕了落在了火堆里;剩下的被大火震慑住了,舞动着八条腿,一溜烟地逃走了。


  所有的人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穆沙软软地瘫在地上,身上的液体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穆沙徒劳地想抹去这个味道,反而被熏的直犯恶心。


  “人都在吗?有谁拉下吗?”阿莎是头一个恢复理智的人,她忙着清点人数。


  “游吟诗人没在。”不知谁说了一句。


  霍尔金夫?穆沙的心里一颤。


  “睡觉前,我看到他出去了,没回来。”


  穆沙的心又放了下来,这个傲慢的白胡子老头虽然讨厌,但穆沙可不能把他丢在这片火海里不管。


  火势越来越大了,渐渐蔓延过来了。阿莎指挥大家从露台上的防火梯爬下去。就在大家往露台边上走去的时候,阿莎突然一声惊叫。


  “天哪!”


  顺着阿莎的视线,大家抬头望去,一时间所有人都呆住了。


  远处的飙风旗杆上的镇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事霍尔吉夫那件醒目的白袍。白袍迎风飘扬,上面有一个鲜血写成的大字:


  MU
 楼主| 发表于 2014-6-25 17: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玺达的仙综林


  当穆沙离开萨满镇的时候,心情特别沉重。虽然当地的居民把他当成了英雄,为他召开了一场盛大的晚餐会,但穆沙的心里却丝毫都提不起做英雄的自豪感。


  虽然杀死的都是来自魔界的怪物,但只要看到鲜血、看到满目苍夷的尸体,穆沙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抵触。杀戮,穆沙的内心深处憎恶任何形式的杀戮,流血和死亡。一种罪恶感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况且,他面对的敌人竟然是,竟然是他!


  游吟诗人?霍尔金夫?怎么可能是他?他的确有些傲慢,甚至十分讨厌,但怎么说他还是正派人,说他是暗黑势力的走狗,穆沙总是无法接受。但后来,越来越多的村民出来作证,说看到白胡子老头施展法术招来了蜘蛛和幼龙。更糟糕的是,霍尔金夫至此再也没有出现过,大家纷纷传说他去找魔域之王领旨去了。直到最后,穆沙也不得不相信,在游吟诗人的幌子下,霍尔金夫是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


  不过,有一句话霍尔金夫说对了。罗林西亚的惨剧只是一个开始,萨满镇小小的胜利也绝不是什么终结。没过多久,更多的蜘蛛和幼龙开始在郊外集结,为了保护家园,镇上筑起了工事,组成了卫队,一场持久的对抗就这样形成了。


  看着那些来自魔域,张牙舞爪的怪物,穆沙心里已经完全接受了一个事实:世界陷入了危险之中,必须行动起来,而且要快!然而,他能做什么呢?游吟诗人成了敌人,舒玛的声音也再没有出现过。当穆沙走出萨满镇,看着飙风旗杆远去的时候,心里一片迷茫。自从他的短剑不翼而飞之后,他一直处在赤手空拳的状态下,况且他连接下来的目的地也不知道。战神?拯救世界?这简直成了一个笑话。


  穆沙漫无目的的向西走了好几里地。不知怎的,这两天穆沙身上总是痒痒的,走着走着,穆沙总忍不住停下来挠挠痒,这使得这趟旅途更加令人沮丧。慢慢的,草原消失了,周围的树木高大起来。当穆沙从胡思乱想中惊醒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罗林西亚,踏上了一个被森林覆盖的陌生国度。


  穆沙环视着四周,这是一片茂密的苹果林,粗壮的果树上密密麻麻挂满了苹果。在他身边有一棵苹果树,长得尤其高大提拔,结的果子又红又大,油光光的,特别的诱人。穆沙的肚子咕咕叫起来。这也难怪,离开萨满整整一天了,一粒米还没沾过呢。穆沙想都没想,摘下一个苹果,张大嘴就咬。苹果甜得象蜜,简直是人间极品,穆沙的精神都为之一振,身上的痒痒也好了不少。穆沙咽了咽口水,刚想咬第二口,突然,一支箭“飕”地飞了过来,擦着穆沙的头皮扎进了树干里。穆沙吓了一跳,才一转身,一个浑身翠绿的庞然怪物呼拉拉从穆沙身边跑过去,还没等反应过来,又出现了一个手持弓箭的女孩,高声尖叫着追了过去。


  穆沙的第一反应便是暗黑怪物又伤人了。他本能地举起手里的苹果,用力掷了过去。苹果精确地正中怪物的右眼。怪物发出一声痛苦的怪叫声,窜进了密林中。穆沙刚想去追,却发现那个女孩停下了脚步,拾起地上那个咬了一口的苹果,冲着穆沙大喊大叫。


  “这苹果是你偷的吗?”


  “我……我?”穆沙被问住了。


  “你是谁?偷苹果干吗?什么居心?说!”女孩举起弓箭对准了穆沙。


  至于吗?穆沙心里直犯嘀咕,就算吃了一个苹果也不至于动刀动枪的,何况还放走了怪物。眼前的这个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眼睛大大的,扎个马尾辫,模样清秀可爱,不过看这付样子,脑子可能不太好使。


  “我只是路过这里,肚子饿了,摘了个苹果吃。这是你的苹果园?对不起……”


  “摘了个苹果吃?你竟然这么轻描淡写?元气苹果十年才结一次果,哥布林偷吃了两个,我可饶不了他!而你……”女孩气得脸都涨红了。


  什么,什么?元气苹果,哥布林,一连串奇怪的词语让穆沙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你是人?”女孩的叫骂突然刹车,没头没脑冒出这么一句。


  这算什么话?穆沙确定自己遇上了一个弱智,看在瞄准自己的弓箭的份上,勉强点了点头。


  “是人。难怪了。”女孩慢慢的放下了弓箭,上下打量着穆沙,眼神里充满了好奇。


  看着女孩奇怪的举动,穆沙突然想到一件事。他再仔细地看了看女孩。女孩的眼睛颜色特别淡,泛着一种奇特的金黄的光泽。她的年纪不大,头发却是银白的。最明显的特征是,她有着一双又尖又大的耳朵。


  “你……你是精灵?”穆沙结结巴巴地。


  女孩瞥了穆沙一眼,扁扁嘴,没出声,算是默认了。


  穆沙想起罗林西亚的老人讲过,在邻国的森林中曾经发现过神秘的精灵族。那是一个古老的族群,一度是这个世界显赫的统治者。精灵非常长寿,但却心地善良,他们使用和人类一样的语言,据说还有着和人类相同的基因。在创世纪战役中,精灵和人类结成了短暂的同盟,一同击颓了魔域之王。然而,在漫漫岁月中,精灵族的势力神秘地衰弱下去,他们的数量越来越少,最后几乎在大地上销声匿迹了。当然,从前的穆沙一直把这些当成曲折离奇的故事,但他现在已经习惯了相信故事,它会突然在眼前变成活生生的现实。


  一只小黄鸟飞过来。女孩的嘴里叽里咕噜发出奇怪的声音。小鸟盘旋了一圈,扑棱着飞走了。


  穆沙看呆了:“你在和鸟说话?”


  女孩没理他,朝着大树“咦呀”叫了一声。一只猴子从树叶里探出头来,三跳两跳窜下树来,从女孩手里拿走了苹果。在上树之前,还回头向女孩咧了咧嘴,穆沙觉得那是猴子在笑。


  “你……还能说猴子……语?”


  女孩白了穆沙一眼:“苹果反正脏了,不能浪费了。”


  女孩的口气好象人人都能和动物对话似的。不愧是精灵啊,崇拜之情在穆沙心里油然而生。


  “请问,精灵小姐,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仙综林,阿玺达的仙综林。”女孩头一昂,自豪的说。“阿玺达是我的名字。你呢?”


  “我叫穆沙,从罗林西亚的穆村来,很高兴认识你。”能和精灵交朋友,这可不一般,穆沙有的受宠若惊,“苹果的事……”


  “算了,就算我请你吃的吧。元气苹果能恢复人的体力,你这一口能抵上几天的饭了。”


  穆沙这才发现自己的肚子饱饱的,精神也特别好。


  “走吧。”阿玺达挥挥手。


  “上哪儿去?”


  “回家。”


  “回家?”


  “当然。好不容易逮到个人,还偷吃了元气苹果,你要不和我说说外面的新鲜事,我才不会放你走呢!”


  看样子阿玺达是个蛮横的骄小姐,她根本不管穆沙是否答应,自说自话就迈开了步子。而穆沙实在也无处可去,再说能参观精灵的家可是千载难逢的事,于是不再犹豫,跟着阿玺达往“家”走去。
 楼主| 发表于 2014-6-25 17: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布林


  走出苹果林,趟过一条小溪,一座精致的小木屋便出现在眼前。说是木屋,其实叫花屋可能更确切些。屋子的屋顶上,窗台下,篱笆上,到处盛开着鲜花。一只野山羊把嘴里叼着的草莓放在院子里,一头小猩猩往屋檐下的篮子里放了一挂香蕉。一群小鸟衔着盛满泉水的叶片飞过来,小心地把水倒进门口的木桶里,转眼便集满了大半桶。穆沙认出那只领头的,不就是刚才和阿玺达讲话的小黄鸟嘛。眼前的景象让穆沙看傻了,这简直就是童话世界。


  阿玺达吹了一声口哨,动物们很快地散去了。


  “它们是我的亲人。”阿玺达看着穆沙呆若木鸡的样子,骄傲地说,她领着穆沙走进了木屋。bookbao.com 最好的txt下载网


  屋子里的摆设简单而又温馨,然而,穆沙却没有看到精灵爸爸、精灵妈妈,这个家除了他们俩,空无一人。


  “我没有爸爸妈妈,我是个孤儿。”阿玺达爽快的回答了穆沙的疑问,象是在说别人的故事,直爽而又坦白,“我从来没有见过爸爸妈妈,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在哪儿。埃斯米亚收养了我,她是生活在仙综林唯一的精灵。我看她自己也搞不清自己的年纪,所以就让我叫她奶奶。她教我说话,种元气苹果,教我和动物交朋友。小时候,她还带我去过很远的地方,那里有人,有巫师,有和我们一样的精灵。不过现在我全忘记了,他们是什么样子都想不起来了。”


  “那奶奶呢?她出门了?”才开口,穆沙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


  “奶奶死了。我十岁的时候,奶奶死了,元气苹果也救不了她。”阿玺达的眼睛里有泪光闪过,“从那时候起,我就一个人了,再也没有离开过仙综林。”


  “你再也没走出过仙综林?”穆沙很惊讶。


  “为什么要出去呢?仙综林什么都有啊。”


  “你不寂寞吗?”


  “不!那么多动物都是我的朋友,我怎么会寂寞呢?我还要照顾元气苹果呢,忙都忙不过来。”


  阿玺达一边笑一边说,但穆沙知道她在撒谎,如果不是寂寞,她也不会把自己这样的陌生人带回家里,只为了有人说说话。


  “我也是个孤儿。”不知为什么,穆沙对眼前的小精灵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和信任,一点一滴地,穆沙把自己的遭遇都讲了出来。但穆沙自己也说不清是因为什么原因,他独独隐瞒了关于舒玛的那一段,似乎那是属于他独享的秘密。


  “这么说你是战神咯?”


  看到阿玺达眼睛里闪过的笑意,穆沙心里有点恼火。


  “你别笑我,我说的都是真话。其实我也不知道,也许真的只是个骗局。”


  “我没有笑话你。”阿玺达收起了笑容,表情很严肃,“我认为你是真的战神,至少为了你的父母和梅里,你也必须是战神。”


  穆沙看着阿玺达,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他点点头,嘴里干干的,说不出话来。


  突然,窗外传来急促的敲打声。


  一只猴子正在拼命地瞧着窗户。穆沙认出这只猴子,就是先前吃苹果的那只。


  阿玺达象坐在弹簧上似的,猛地跳了起来,打开窗户,龇牙咧嘴就和猴子说开了。刚开始,穆沙饶有兴趣地看着,不过,阿玺达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穆沙心想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一通叽里呱啦后,阿玺达转过身来,二话不说被上弓箭,小猴子跳上她的肩,一幅同仇敌忾的样子。


  “哥布林又偷吃元气苹果了,这次我非扒了他的皮!”


  话音刚落,阿玺达便冲出房门。穆沙急忙跟在阿玺达身后,也跑了出去。


  “哥……哥布林是什么东西?”走了一会儿,穆沙忍不住问道。


  “哥布林不是东西,是妖精!”


  妖精。穆沙倒抽一口冷气。


  “没什么可怕的。”阿玺达一定是感觉到了穆沙的心慌,“很久很久以前,精灵就驯服了哥布林,使他们成为精灵的奴隶。但是,在精灵族衰弱以后,一些哥布林便获得了自由,躲在森林里,尽干些见不得人的偷鸡摸狗的事。”


  “仙踪林里有多少哥布林?”穆沙试探地问。


  “老哥布林死后,就剩下小哥布林一个了。不过他比他老爸更坏,一肚子坏心眼,总是找我的麻烦。我只要一不留神,他就把元气苹果糟蹋得不成样子。元气苹果可是奶奶留下最珍贵的宝贝!”阿玺达越说越气,捏紧了拳头。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太阳躲进了密密麻麻的树叶里头,仙踪林里昏暗了不少。来到苹果林一看,阿玺达气得肺都炸了。元气苹果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地上,有的被咬了几口,有的被踩得稀巴烂,枝头上完好的苹果倒没剩下几个。


  “哥布林,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出来,出来!”阿玺达扯开嗓门,气愤地叫着。肩上的小猴子,也一起发出尖厉的叫声。


  但是,除了摇曳的树枝,哪里还有哥布林的影子。


  阿玺达缓缓地蹲下身,拾起地上的苹果,伤心起了,眼泪悄悄地滑落下来。


  “奶奶,我没把元气苹果照顾好,奶奶。”


  穆沙很想把手放在阿玺达的肩头,好好地安慰她,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这样做。


  “阿玺达,我来帮你抓住哥布林,好吗?”


  “谁要你帮?你以为你真的是战神啊?”阿玺达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跺了跺脚,“你们人类和妖精一样坏!”


  说完,阿玺达扔下穆沙,头也不回地走了。小猴子看了看穆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动脚步,跳上了阿玺达的肩头。


  穆沙一个人愣在原地,不明白阿玺达为什么突然迁怒于他,翻脸不认人。他想跟上阿玺达,忽又意识到自己和这个精灵女孩只是萍水相逢而已,如今人家下了逐客令,难道还赖上人家不成?何况天色不早了,自己一个大男人去她的小木屋也实在很不妥当。想着想着,穆沙的脚就像被钉在了原地,他眼巴巴地看着阿玺达的背影消失在树林深处,索性坐了下来。穆沙这一屁股正巧坐在一把铁铲上,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套种植果树的工具。穆沙拿起铁铲,一个主意突然冒了出来。


  两个小时以后,穆沙已经在元气苹果树下挖好了一个陷阱,陷阱上十分仔细地铺好了树枝、树叶,还摆了几个元气苹果作伪装。这一切都完成后,穆沙躲在了一棵大树后头,很小心地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脚印。


  等待的过程中,穆沙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穆村,回到了那种无忧无虑打猎的日子,然而……穆沙使劲地甩甩头,努力使忘记那些烦心的事情,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哥布林却始终没有出现。月亮出来了,随后又慢慢地西斜,夜很快深了。风变大了,气温也越来越低,森林中特有的湿气渐渐浓重起来,穆沙觉得非常冷,身上又痒了起来。周围没有任何藏身的地方,火也生不起来,穆沙只能索索发抖地蜷缩成一团。寒冷消耗着他的体力,终于,穆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穆沙似乎听到了脚步声,叫喊声,打斗声。迷迷糊糊中,他好像看到哥布林掉进了陷阱,又好像看到阿玺达来了。但是,面对这一切穆沙却帮不上一点忙,他的头像是被人塞进了棉花,手脚又像是被灌了铅。穆沙很想站起来帮阿玺达制服那个绿色的小妖怪,但却一动都动不了。他想喊,却没有发出声音,最后头一歪,失去了知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绿色奇迹论坛  

GMT+8, 2019-10-15 15:19 , Processed in 0.37704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